字体

第四七章 手下败将又来访

#55wx.net
(30+)
  修行有道,犹如看山。林苏青看现在的清幽梦,如同看见了自己。

  他不止一次疑惑,也不止一次试图证明二太子殿下曾经说过的话。

  二太子殿下说凡事在于选择,于是他一直想证明凡事都在自己的选择之中。可是无数的事情,不止自己,还有别人,看起来确实都是在做选择,然而却都并不是自己主动做出选择,尽是被迫选择。

  有时候,你不选,你就死了。

  比如天下雨了,你要打伞,不打伞就得淋着。

  无论选择的是打伞还是淋着,都是因为天下雨了。

  道理,它有时候是真有道理,有时候它也经不起推敲。

  “喂,在你伤好之前要不先跟着我啊。”

  这话他尽量说得坦荡,不显得猥琐,没想到出口却有点别扭。

  “我意思是,我好人做到底,先帮你治好伤啊。”这话说得也有点别扭,她的伤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时候,以她的恢复速度,有他没他无所谓。

  你知道什么是尴尬吗,尴尬就是突然很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不知道说什么,莽撞一开口然而词不达意,就只剩下更加尴尬。

  没办法,我现在就得扮演一个死缠烂打的角儿,她若执意要甩开他,那就得是个没了她就活不成的角儿。林苏青为自己的未来捏了把汗,横竖都是不要命的角儿。

  清幽梦也真是的,好歹回个话不是?有话不说憋着能变成修为吗?

  “你要去哪儿?”只有林苏青一个劲儿没头没尾的说着问着,见清幽梦也没有走,他干脆也跳下去,近了又道:“你给句话呀。”

  “你要去哪儿?”没成想清幽梦反倒问起他来。

  我还能去哪儿?我现在第一目标就是你,当然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林苏青心里嘀咕的话没胆量说出口,却道:“在下原本是一个碌碌无为的散修,自从遇见了姑娘,嗯……”

  只见清幽梦的眉头微微一个颤动,怎么?她好奇不成?可不得了,那就更不能说了。

  “然后呢?”

  哈哈哈等的就是要你问,林苏青便道:“便有为了。”

  瞧她神情,定是没有听明白,却又不好意思继续问。那就更不能说下去了。

  见他不说话了,清幽梦眨了眨眼睛,蓦然发现她神情之中的凌厉之色比从前薄了一些,从前仿佛每一根眉毛都带着十足煞气,恨不得见十杀十,见百杀百。

  清幽梦若没有去处,那么他们两个就都没有去处了。谈天说话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就能全说个不停的,清幽梦不接话,林苏青的独角戏自然也就唱不下去了。

  连落叶都替他们感到尴尬,飘落时都要绕开他们俩。

  忽然!察觉到脚步声!他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有所察觉,面面相觑之后分别跳上了最近的两棵树梢之上。

  他们各自贴着树干而立,薄薄的一条,隐藏在稀薄的树叶中。这才发现,湖泊的这边比不了原先那边,那边是深山老林,大多的寒冷灌不进去,所以即使已经是冬天,那边依然枝繁叶茂。

  而这边,好似更多的是平地荒野,树不多,叶更谈不上茂密。比之居住着异兽驳的湖泊那边,可谓阴阳两极。

  清幽梦不曾穿戴三清墟的着装,她的衣裳幽蓝得发黑,乍一眼看就是黑色,她本身也瘦巧,此时贴着树干而立,着实不大明显。而林苏青么,虽然易了名字,也改头换面,可依然是一身白衣,这一贴,但凡有心就很容易看见他。

  嗖地一声风过,是御剑飞行的声音,眨眼间一抹眼熟的色彩落入视线之中,他看了看清幽梦的方向,她的脸色不大好,似乎屏息凝气收住自己的气息,已经是极限了。

  他当即跳了下去,笑道:“哎哟真是吓我一大跳,我还以为我遇上山贼了,原来是三清墟的学子。”

  那身着灰蓝色袍子,冠发整理得一丝不苟的还能是来自何处。

  见那人莫名其妙的转身,皱着眉头颇嫌弃的打量他,林苏青不给他问话的机会,紧接着道:“怎么三清墟的英才们行路都这般杀气腾腾的吗?冷不丁的冒出来怪吓人的。今日是吓到我了,那万一要是吓着了普通人可怎么是好。”

  那人很意外,分明追踪到清幽梦的气息就在此地,怎么到了却是个莫名其妙的散修。不过见林苏青戴着面具,说话又很随意,也未曾掉以轻心,连脚尖都是防备的姿态。

  看他横眉怒目,“你该不是要打我吧?”林苏青抚着自己的胸口,“我打不过你,我若说错了什么我赔礼道歉,我若碍了你了我这就走。”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黑衣服的女人。”

  这声音好生耳熟……

  那人一身文质彬彬的打扮,身形很平常,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如果普通人有一个相貌的界定,那么他就是最标准的普通人的相貌。是扔进人堆里不鲜艳,揪出人堆来也不显眼。

  可是没成想他长得不怎么起眼,声音却非常尖锐,切听起来起来透着一种奸佞,叫人过耳难忘。

  是郭敏,郭敏的声音太好极记了,在刚到三清墟时,当着众人的面挑战过他的人,是天修院学子。犹记得那年的圆台之上,他第一次施展了幻术,担心不熟练而失手,他还特地用了一些毒。他记得郭敏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