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六八章 千刃之山始于泥巴

#55wx.net
(30+)
  一个日夜居然过得如此之快,他都不知道天是在何时亮的,清幽梦有伤在身方才又过度纵了气力,此时是跑不远的,林苏青并不急于追她。何况现在追上去只有讨打惹嫌的份,何必呢。

  这条大湖他是认得的,常来这湖边梳洗,可是却从未来过湖的这一边。初来乍到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山头需要先拜一拜,湖那边的异兽驳喜好和平,不喜纷争,不知湖这边有没有什么异兽。世间常说阴阳两极,就怕这边山头住的管事的是个危险好斗的霸主。

  冬天里穿件湿衣裳,没走几步路他就打了几个喷嚏了,还有一个一直蠢蠢欲动还没有打出来,难受得鼻子直发酸发痒。清幽梦么,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呵呵,旧伤未愈,又添伤寒,忍不住想帮她掐一掐流年运势,今朝莫是逢上了大运才如此折腾。

  啊啾~

  终于把这个瘙痒许久的喷嚏打出来了,痛快得不行。

  不过……这个喷嚏似乎有点太厉害了吧?怎么感觉地动山摇的?怎么感觉身后湖泊也在震颤似的?

  不祥的预感刚浮上心头,用不着回头了!他知道怎么回事了!顿时拔腿就跑,他奶奶的,这怪物还真不是一般的货色,没这么便宜就处理了。

  它居然在水里运力冲出来了!早知道方才就该在它上头罩下个结界,让他冲不出来!唉呀,就忙着救清幽梦去了,一时间的疏忽大意竟叫它给跑上来了。

  瞧它追来的速度比之先前明显慢了许多,可见以它那么大个的块头,于深水之下运力,着实也是大消耗过。

  “我说,你们作何非要捉那清幽梦?”

  林苏青原本想引开那怪物,可是那怪物丝毫不受他影响,它心中有着目标,在它眼前晃悠的林苏青就如同一只胡闹的猴子一般。

  “这位大山兄弟,我在问你话呢,你出自三清墟天修院,好歹也算是名门正派,你怎么能失礼于人呢?”

  人家压根儿没有嘴便没有回答他,当然人家本来也没把他放在眼中。看它方向十分明确,比揣着迷谷树枝的还要明确似的。

  林苏青窜上蹿下的毫无用处,干脆趁着清幽梦不在,大施了一番困阵。不过这怪物不仅油盐不进,术法也不起作用。

  “天修院竟这么厉害么?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看起来不像是异兽,身体是山地,树木做衣裳,损毁可以愈合,破碎能够重组,倒像是厉害的傀儡!

  天修院也会傀儡之术么?这不是天瑞院的课业么?不过……傀儡之术素来讲求精巧,这么粗重蛮莽的傀儡,还真是连记载都不曾翻到过……

  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林苏青一个猛子记起来,该不会是五行之术中的五象术?

  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术中,包含着许多诀法与术法,而最负盛名的便是风、火、雷、电、雨,五象之术。

  根据原力五行,从而借力五行,修行五象之术法。

  即为每个修行者原本就有五行属性,譬如他林苏青身上有凤凰和朱雀的血脉,按先天五行他的原力属象应该是火,可是他还能用风,这或许与他身上有妖界祈帝的血脉有关……祈帝的第一属象应该有风。

  因此,他若想飞行,便不必非得驾驭什么法器才行,他可以直接御风飞行。

  而这个怪物么……看他的形貌,那么驱使这怪物的人的第一属象应该是土。否则哪个属象能让一座山动起来呢?

  风催山倒,火攻山灭,雷劈山裂,水淹山垮,除了土属象能够驱使它,不然还能是什么?

  嗯……不是傀儡术,还真的是天修院的术法。

  难怪是捕手,追捕人捉回监狱,它没有嘴,它只有目的,问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有什么比这种能行动却没有嘴的东西做捕手更合适的?

  “嘿,那就用不着留你了。”林苏青咧嘴一笑,正想动手,蓦地想到了一个关键,“我毁了你……不知施术者会不会察觉呀……”

  反正他亲手做的傀儡被毁掉的话,他是会察觉的,而且不止是察觉到被毁坏这一点讯息。

  那就不能用真本事搞你了。

  可是有什么可以克制它呢?金、木、水、火、土……木!木方能克土!万木皆可破土而出,它也并不是无懈可击!

  那怪物即使坐地化身,从一座山瞬间变成了可以行走追踪的怪物,可是山上的花草树木却仍然原模原样的长在它的身上。

  难怪他和清幽梦轮番攻击怪物时,却只有清幽梦的鞭痕留下了,因为她啐了毒,毒的属性是金,金可以克木啊!那怪物身上的植株自然要被毁坏了!

  哎呀!早就该想到了!

  他起先断了那怪物的胳膊,它迅速就合并恢复,无论是断了它的首级还是碎了它的腿脚,它依然能迅速将损坏的地方聚合回原位,恢复如初。

  那么,若是让它破碎的部分无法汇合呢?

  木克土……木克土……可是上哪儿去找个木属性的帮手去呢?清幽梦不必想她了,她用毒的她肯定是金没跑了。否则她先前怎么会被抓入监牢呢,恐怕是她的毒毁掉了捕手身上的花草树木,反倒令那叫做无懈可击的怪物更加无懈可击了吧。

  木克土……木克土……唉,没有这本事,想到了等于没有想到。

  正是一筹莫展之际,林苏青的脑子嗡地一声灵光一闪,想起了狗子曾经的一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