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章 因

#55wx.net
(21-)
  满是符咒的四条锁链紧紧的缠绕在禅九玉的身上,在这城中除了医院以外的唯一一栋残存建筑的顶层,氤氲缭绕。

  “妥当了?”

  此人声线极其阴沉,他就静静的坐在那儿,周身的气氛都变得非常压抑。

  穆桓顺着门缝看着禅九玉的方向,随手掩上了,回答道:“嗯,四方封印做好了,能够出去的只有这里一条路,师尊放心吧。”

  杨风的眼神落在了穆桓的身上,他又说:“方才我看了眼,这六尾狐妖的身上,为何会有一层奇怪的禁制,据我所知,你并不会这个。”

  杨风的问题让穆桓呵呵一笑,他回答道:“师尊,我的确不会,刚才围剿妖狐的时候,她半条命都没了,不然我也不可能带着这么一群人拿下她。与我们战斗之后,这妖狐性命垂危,幸亏是半路碰到了白小兄弟,他的医术果真精湛啊!”

  穆桓说话的时候,神情非常向往,不过听在杨风的耳中,却又是另一番含义。

  “白九?那个仙医?嗯……有幸还是要见一见的。”

  杨风这么说着,然后又吩咐道:“让人好生看管,穆桓,这次你倒是帮为师了却了一桩心愿。”

  说着,他手一转,一把闪着银色光华的银色环佩出现在手中,非常奇怪,因为自古以来,环佩在人们对额印象中都是玉料雕琢而成,这银色环佩,分明是一块金属。

  “银霜佩?!”

  穆桓的脸上写满了震惊,这银霜佩是杨风的贴身之物,身为杨风座下弟子的穆桓自然是知道的,这东西在修炼方面有着极大的辅助作用,若是环境允许的话,甚至都能够提升两三成修炼的速度。

  杨风吧手中的银霜佩丢给了穆桓,说道:“这是为师的师尊在为师迈入真灵境的时候传给为师的,如今也是时候传给你了。”

  穆桓赶紧郑重的接到手里,眼中满是炽热的光芒,抚摸着银霜佩上的纹路,点点寒意从指尖透入,灌入了他的精神世界。

  “谢师尊!”

  穆桓赶紧跪谢,杨风哈哈一笑,转身走了。

  “起来吧,宴会要开始了。”

  穆桓笑着说道:“是!”

  吩咐着几个把门儿的修士一定要严加看守之后,他才匆匆离开。

  后进了电梯,穆桓手中握着银霜佩,脸上的表情愈加森冷。

  -

  -

  -

  “师父!”

  “嗯?”

  刚送走几个受伤的修士,苦苦就一脸期待的凑到了白九的跟前儿。

  苦苦的年龄不好算,因为白九早就忘了她是何年何月栽下的,但若说是化作人形多久的话,那已经十年有余了。

  所以苦苦的年龄应该在十一二岁,苦苦的全名叫白苦味,其实那个姓有或没有都无所谓了,只是当初为了给小丫头上个户口,必须要这么个步骤而已。

  但谁知道……这户口没用几年,就没用了呢……

  但这种事情白九经历的多了,也就习惯了,一个时代发展到一定地步之后,总会停止,或是蜕化,苦苦只是赶上了而已。

  “师父,我想吃汉堡!”苦苦带着一脸温柔的笑容给白九出了个难题,要说别的……白九想弄还可以弄来,但是汉堡这东西,貌似……有钱也买不到啊?

  白九不知道怎么回答,就那么默默的盯着苦苦,半晌后说道:“拉面?可以。”

  苦苦:“……”

  苦苦:“师父……苦苦不喜欢那个叫穆桓的家伙,他和今天的白眼狼一样,都是坏人!”

  白九走到厨房,倒出了一碗面粉,说道:“我也不喜欢,但是我也不会看着那二人白白死去。”

  小丫头苦苦听了,猛地摇头,跑过来抓住白九的衣角,大眼睛盯着他,说道:“不,我是想说……”

  “那六尾狐?”

  白九反问了一句,换来的是苦苦真切的眼神,白九当然知道那狐妖并不是凶恶之辈,世间不可能再有人比他看的更透彻,只是……

  “我不能干涉,每个人甚至每个生物,都有自己的命运,如果她被别人救了,那也是她的命运,但唯独我不行。”白九默默的说道,他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沉重。

  “为什么啊?!那些家伙肯定会杀了狐狸姐姐的,你明知道的!”苦苦有些激动的看着白九,大声的说着。

  白九摇摇头,又说道:“苦苦,这些你还不懂,我……”

  “我不管那些啊,是师父你教我要尊重生命,要善良,但为什么啊!你明明可以救她的!我不懂,我也不想懂啊!”苦苦眼角涌着泪花,白九身为她的师父,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她的父亲。自从她化作人形来,白九一直都对她百般爱护,可以说是溺爱了。

  她本是一棵被白九栽种下的灵树,与生俱来就有着明辨善恶的能力,所以她更能够看得见禅九玉是怎样的一个人。

  一个人做的一件小小的恶事都会给他增添一分恶业,而相反的,做善事的人也会得到善业,所谓善恶有道轮回有报,一切也都是凭借着表现在身上的业力所致。

  在她看来,禅九玉那种身上几乎都是善业的人,根本就不应该被那些锁铐囚禁,而更让她不懂的是,一向行事良善为道的白九,此次为何会袖手旁观?

  总之,小丫头和白九出现了一条巨大的代沟,万般委屈夹杂,苦苦也不管白九的解释了,转头就跑。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