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三十三章 猜疑致死

#55wx.net
(19-)
333

张仲伯站在小莲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小莲赶紧的说着:“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不知道吗?!你如果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跟你说?!恩?!”张仲伯一把拉住了小莲的手腕子。

笑脸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你听我解释……我真的……”

张仲伯怒火中烧,他死死的掐住小莲的手腕子,将她带回到了房间里。

两个人开始一场从未有过的争吵。

一个说,自己是毫不知情,完全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会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来。

另一个说,我早就看着你们两个眉来眼去,一定是又什么事情瞒着我……

小莲有苦难言,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要怎么去解释,怎么才能给自己洗脱了冤屈,委屈的哭了。

小莲的丈夫也是气到不行,生气的摔门而出。

可就在他这一摔门,小莲眼睛一翻,晕了过去,头正撞在了桌角上。

看着自己的老婆晕倒了,张仲伯也不在生气,赶紧的请来了大夫,查看自己老婆的情况……

“恭喜少爷,少奶奶她有喜了!”

听到了这样的喜讯,全家人都乐开花,小莲也是十分的开心。

可唯独一人不开心的,就是张仲伯,他的心里,还在想着老婆“出轨”的事情,虽然现在老婆怀孕了,可是如果老婆真与别人有染,那这个孩子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第二天,张仲伯就端来了一碗药,说是来给小莲安胎的安胎药,小莲信以为真的将其喝下,可是喝下还没有半个小时,就腹痛难忍……

实际上,那一碗并不是什么安胎药,而是打胎药。

小莲的丈夫张仲伯就是想要让这个孩子死掉!

宅子里的上上下下听到了少奶奶小产了,也都慌了神,最坐不住的就是仇负了。

他提着一把菜刀,就冲进了少爷和少奶奶的房间里,用菜刀指着张仲伯大声的呵斥着:“你是不是打她了?!如果不是你打了她,不然她怎么会无故小产?!”

“哼,很好,终于让我抓住了把柄了吧?!”

仇负的这一个举动,真的是坐实了小莲出轨的名声。

张仲伯召唤来了管家,将仇负给轰出了大门,他怎么能够允许这样的“眼中钉”还留在自己的身边呢!

而仇负却是好死不死的又来了一句,“让我走也可以,我要带小莲一起走!”

小莲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差点气的背过气去……

她连忙拉住了自己丈夫的手,“仲伯哥,你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快点来人给我把他轰出去!”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仇负哄了出去……

他一边往外走,还一边喊着,“小莲,我会救你出去的!……”

当所有人都退下了之后,张仲伯又开始质问起来了小莲……

“你说,你们两个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我真的不认识他!我和他见面,也只有两三次!”

“现在都到了这样的地步,你还不打算和我说实话吗?!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现在,我已经把他哄走了,你只要说出实情,我会原谅你的!”张仲伯对小莲说着。

可是,此时的小莲已经是百口莫辩,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真的与那个仇负从未认识过,说过的话,也没有超过三句。

在一天之内,小莲从一个人人羡慕、敬仰的少奶奶,变成了人人可憎的贱妇!

张仲伯也以为自己是一直被蒙在鼓里,当了绿帽侠不说,还差点替别人养活了孩子,幸好自己机智的发现的早……

前几日还沉浸在新婚的喜悦当中的小莲,哭的不成样子,她跟所有的说,跟自己的丈夫说,跟自己的公婆说,跟自己的父母说,她说她和那个做饭的厨师闷油半点关系,可是,却没有人相信她……

就连她的母亲也在说着:“小莲,我们是你的父母,你有什么事情,应该早谢让我们知道,如果你真的钟情于那个人,我们也不会让你嫁给仲伯的啊?”

当小莲发现,没有一个人肯相信自己,的确和一个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半点关系都没有的时候,她真的是伤心欲绝……

一连几日,小莲都是水米不进……

最终,她觉得自己是在是丢不起这个人,也实在是不想在活在世上了,选择了自杀……

而她选择自杀的方式,并不是什么上吊割腕之类的死法,而是选择了吞金。

根据现代医学研究,纯金并没有什么毒性,吞入纯金的物件,并不会引起中毒死亡。

在古代的文献里记载的一些人喝了少量的金箔酒毙命的案例,有人推测是由于当时冶炼的技术的限制,金子制品的纯度不高,含有其他的有毒杂质,或者是有人事先在金箔上涂上了其他的毒物,才导致的人的死亡。

死亡的原因,不会是因为吞入了金制品,而主要是由于金制品通过机械性刺激,导致消化道破裂,或者是出血发生的其他并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