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9第 9 章

#55wx.net
(21-)
时竟汐感觉重新来过的这日子过得尤其顺遂,以前的她只觉得人生像是要窒息一般,总觉得束缚感特别重。在狄阅家,自己就是一个十足的外人,重来一次,才明白是那时候的自己太敏感脆弱了。

她出身在农村,爸爸有幸成为一名交通辅警,妈妈只是一个普通的工厂女工,从外省嫁到这边来。本来也是合合乐乐的一家人,却因为她爸爸在一次任务执行中意外牺牲而打破。

爸爸死状可怖,是因为被酒驾者拖行致死。在肇事者以及上级部门的共同赔偿和安抚下,时竟汐的妈妈获得了将近百万的赔偿金。对于失去主要劳动力的时竟汐家庭来说,这笔钱远远买不回自己的父亲,可是在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农村,这笔钱可能是普通农民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时竟汐爸爸家里兄弟五个,他排行第五,上面四个哥哥都是没念过什么书的,有时去县城里打一打零碎的小工,有时候就在家里打牌喝酒,有的就只是老实巴交的在家种地养猪。他们小弟一死,这几个做哥哥的就心思活络起来了。

父亲葬礼的那一天应该是时竟汐经历过的十分痛苦的一天。她抱着爸爸的遗像,妈妈在身旁泣不成声,到了灵堂,还没来得及安顿好,就在外面吹吹打打的唢呐声中,四个叔叔凶神恶煞地冲进来,说时竟汐的爸爸以前欠了他们一人二十多万。

时竟汐妈妈是一个软弱的女人,正遭受丧夫之痛的她完全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变故,平时还会互相帮衬一起吃饭的大伯们忽然变了一副嘴脸,信誓旦旦言之凿凿要求她们立刻还钱。

这四个大伯没一个有出息的,总共家中也就几个平房,一年也赚不了几万块钱,家里空调都没装几个,哪有什么二十多万来借给丈夫?而自己的丈夫的秉性她也了解,平时单位里就算发了三百五百块钱的补贴他都会拿回家里来,单位有饭吃便从来不下馆子,赚的那点子钱全交在自己手上,就是这样一个舍不得给自己花钱的人,又怎么可能不经过自己同意就去借别人将近百万的巨款?

时竟汐妈妈一清二楚,这几个人就是冲着这巨额赔偿金来的,看自己家里没了男人,便胡编乱造借口想要霸占赔偿金。她虽然软弱,但是也不能把丈夫用命换来的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给了旁人,而自己的女儿才上小学,以后上学,嫁人甚至日常生活哪一样不要花钱?她咬死了没有,结果家里被几个大伯带人摔得稀巴烂,然后对她拳打脚踢。

时竟汐妈妈一个人如何能敌得过这几个村里干农活的粗汉子?被摔来打去,弄得是鼻青眼肿头破血流。时竟汐那时还小,并非是大伯们的攻击对象,但是她又无法看自己妈妈被打,冲上去对了大伯掐着妈妈的手臂就是一口,咬得她感觉双腮剧痛。大伯拽着她的辫子往上提,那一刻她几乎头皮都要被撕下来。她尖叫着挣扎,只换回无情的巴掌。

之后的日子她们母女二人过得更是艰难,深深地记得她们后来那一天连吃饭的碗都没有,还是热心的邻居送来了一些饭菜和锅碗。夜里睡觉的时候甚至有人拿砖头砸碎她家的玻璃,修补好了之后又碎,周而复始。而时竟汐的几位婶娘也加入进来,每日来她家门口掐腰大骂,什么粗话谎话都敢往外说。

时竟汐妈妈不相信这几家人能够这样作恶下去,去找公公婆婆给自己做主,公公只说欠债还钱,让儿媳快快把钱给其他几个儿子,其他并不谴责几位儿子的恶行。而婆婆更是毫不掩饰,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留地指责儿媳:“你手上那笔钱是我儿用命换来的,你一个外人拿着也不嫌烫手!你嫁进来这么久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时竟汐以后又要嫁人,压根不能传宗接代,我家小五就在你这里绝了种了,怎么好意思霸占着这笔钱?他们老时家是绝对不会把这钱给你们俩外人的!”

农村落后的宗族思想简直可以吃人,那些人的所作所为就像毒瘤一样,让时竟汐母女俩时时刻刻都遭受着身心的痛苦。

时竟汐妈妈去找村干部,可村干部只是嫌麻烦不愿意插手别人家家事。而且农村里一个村庄这么多年发展下来,前院后院总是沾亲带故的,迫于人情,也无什么交情,便无人出头,任凭那群穷凶极恶的人欺负她们家这孤女寡母。

时竟汐妈妈那时候身子就已经有些不好了,生病需要钱,而这家人怕她看医生把钱用光,总是干涉。后来不甘受辱的时竟汐妈妈带病上访,经过上中下的各级阻拦,那时候的她们已经伤痕累累。

就在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全国人民举家欢庆,时竟汐被妈妈放在邻居家里,而她妈妈遇上了当时正在省□□办巡查值班的狄明坤狄书记。

时竟汐第一次见到狄明坤就是在那个大年三十的晚上,那一天她坐上一个陌生叔叔的小轿车,带她到一家挂着红灯笼的餐馆。时竟汐妈妈满脸的憔悴,坐在餐厅里有些手足无措。时竟汐依偎在妈妈身旁,打量着狄明坤,只觉得这个叔叔身上有一种和平常看到的人不一样的气质。像是从电视里面走出来的,他说话不像别人那样大声,而是和煦却有力量的,每一句话都能安抚到时竟汐母女。

了解情况后的狄明坤立刻指示下属迅速彻查此事,对农村纠结的
本章分 4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