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3059章 婆摩罩 借力杀

#55wx.net
(19-)
绝望是任何生灵都极欲想避免的。

与之相反的是,希望是任何生灵都天生具备,且为之奋斗,乃至不择手段的。

但希望和绝望,是一对平衡的产物。

支撑这种平衡关系的,则是心性、能力、意志、情绪等一系列但凡生灵所具备的,无论虚实的综合体。

当这个综合体盈盈而上时,便是希望,坠坠欲下时,则是绝望。

此刻朝四方种魔将冲去的人类残军,便身处绝望之中。

路上他们是迷茫的,当他们看到了种魔将时,迷茫就水到渠成地转变成了绝望。

他们不会再去思考为何要突然冲袭而出……

他们不会再去琢磨高层如此行事有何用意……

他们只知道,用劣势去冲击优势,这会比三千年前的惨战更为凄惨。

但他们是精英。

是能够在灼阳谷惨战后,还凭借偌大的意志和心性,艰难在这片诡异空间求活三千年的人类精英。

是以虽绝望……

但绝望亦能酝酿滔天死志,继而转化为比疯狂还歇斯底里的战力。

并不想被这种氛围包裹的邪天,已经拉着懵懵懂懂的吴筲退到了最后方。

但那一声他从未听过的,来自人类军士和种魔将激撞的巨鸣,还是化为冲击波,狠狠砸在了他心上。

之前他还认为身处敢死队的自己,尚能冷静自处……

此刻他却觉得自己的冷静,正在被前所未有的力量所撼动,甚至连带他的潜意识,都在强迫他收敛冷静,加入到这种疯狂之中。

当然,这只是错觉。

真正带给他这种感觉的,是这场发生在九天寰宇一界的,无论在战力还是斗志上,都远超他曾经历的战斗。

与这种战斗相比,他之前的所有战斗都是儿戏。

但看着前方那遮天的斑斓异象,以及漫天横飞的血肉残肢……

他还是狠狠一咬舌尖!

“跟我来!”

“哦……啊?啊啊啊……”

在吴筲的尖声惨叫中,邪天避开最为激烈的战斗区域,从边缘绕行而上。

很快,他便看到一个被军士冲击脱离魔族战阵的种魔将。

“你在此地等我,不要乱动!”

丢下一句话的邪天,已然消失。

当吴筲反应过来自己已然孤身一人时……

邪天也已出现在落单的种魔将背后!

“死!”

孰料种魔将仿佛早有应对,惑心一刀自背心反穿而出的同时,手中怪异的魔剑亦幻出一朵魔幻之花,朝邪天当头罩下!

面对两大夹击,邪天血眸中没有丝毫波动!

他前冲的方向,更没有发生一丝变化!

但这不是绝望的认命!

嗡!

嗡!

连续两声天门开启之音乍响!

惑心一刀消失!

魔幻之花消失!

仿佛同一时间有两张无形巨口开合,将种魔将的攻伐悉数吞噬!

见此一幕,种魔将心中大惊,却仿佛知道这种情形的出现,根本不因势暴退,反倒将冲天魔焰化为一层琉璃妖艳的黑色光罩罩住自己!

“哼,没想到是我碰上了这道祖,倒看你有何手段打破我这婆摩罩!”

落单的种魔将,被邪天盯上……

同样落单的吴筲,也很快被其他种魔将盯上。

见对方只是一个半步齐天,且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脱离羊群、失落无助的小羊,便纷纷随手甩出几道杀伐,顺手捡个漏。

而对于邪天这个诡异道祖的出现……

即便看到对方正在欺负落单的同伴,也没有任何一个种魔将前去相助或者营救。

在魔音的强攻之令下,道祖虽说强大得恐怖,如今却成了可以忽略的对象。

他们需要做的,就是用极少数的种魔将去牵制对方。

如何牵制?

虽说两次受挫的具体情况,荡陆一队无从所知,但至少一番推演之后他们确定

面对一个道祖,种魔将但若全力防守,纵然最后依旧无法避免身陨的厄运,但至少能拖延出足够的时间。

是以,只要强攻得以顺利进行,最终逼出古剑锋,那便是胜利。

虽说同样身处落单的境地,但种魔将和吴筲心中,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感觉。

种魔将能因为详细的计划洋洋得意……

吴筲却连欲哭无泪的绝望都做不到。

但在傅引眼中,这样孤零零矗立在魔族范围中的吴筲,却成了即将开大招的架势。

“哈哈哈哈,快看啊,吴老哥终于忍不住要开大招了!”

“便让你们这些魔崽子,好好尝尝吴老哥的厉害!”

……

这种连生死都会被罔顾的大战之中……

什么人的大吼都不可能引发众人的注意。

但奇葩的是,这声有着吴老哥三个字的呐喊,却引起诸多军士的期盼侧目。

吴筲是极其强大的。

有多强大?

自己不出面……

仅仅依靠一个小小的道祖,就能做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