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章 东幽

#55wx.net
(30+)
穆桓,这人在g18的城里也是比较有名气的,是一个真灵境界巅峰期的修士,随时都有可能晋升成为真丹期的修士。同时他还是杨风大人的弟子,杨风就是整个g18城里最强的修士,修为足足高出穆桓两个大境界,脱离了‘真’境的神动境。

穆桓今年已经三十多岁了,在长相上打了不少的提前量,人看起来得有四十五六,这一站在白九的身边,就好像父子俩一样的亲近……

白九耐着性子转过头来,平淡的问道:“有事儿?”

穆桓拍了拍白九的肩膀,兴奋的说道:“嘿嘿,刚才这妖孽在城墙上作祟,伤了我手下十几个人,现在咱们武力稀缺,我刚还想把她押送回去之后,去您府上讨些伤药给弟兄们用。”

白九转头看了看一旁那些受伤的家伙,有两个还被人用担架抬着,看样子伤的是很重,没比白九在医院里看见的那对儿难兄难弟轻多少。

至于别人,也是伤的伤,残的残,一脸苦涩。

白九斟酌了一下,便对穆桓说道:“穆兄弟,这二人至少是被妖气灌入了体内,想要拔除有些困难,不如直接送到我家,过一会儿我让苦苦给你们准备一点伤药,至于后面这些伤筋动骨的兄弟,明日一早一起来吧。”

啪!

白九话刚落下,穆桓犹为激动的拍了下手,大笑道:“哈哈哈,仗义!兄弟们,把项云飞和李小涛都抬到竹楼去!”说完转身对白九说道:“这个报酬,还和以往一样?”

白九默默点头,视线还在众人之间扫视着,他又看到了那被镣铐锁着的禅九玉,上下打量了一下,的确是个美丽的女子,不过如今这狼狈之相,也着实难看。

不过这群人是想把她运回去关押?

白九问道:“你们……是想把这狐妖关押?”

穆桓慎重的点了点头,说殴打:“这妖女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出现在城墙上,打伤了几十个弟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她的目的,所以必须谨慎一些,前些日子妖魔涌动,经常大量群居行动,不知道这妖女是否与其有关啊。”

后者闻言,深思片刻,手中一转,一颗碧绿的小药丸出现在手里,白九叫了一声:“狐狸,张嘴!”

声音不大,但却听在禅九玉的耳中,一瞬间震散了她脑海中那浑浑噩噩的感觉,嘴角也下意识的张开了一点,但一颗只有黄豆大小的药丸瞬间就从她的嘴唇之间钻了进去,入口间便化作无数股清流,流淌到了她的四肢百骸。

穆桓腰间的佩剑寒芒一闪,已然出窍,剑锋迅速果断的搭在了禅九玉的喉咙边上。

“白兄弟……你这是?”

白九上前两步,用手指弹开了架在禅九玉喉咙间的三尺铁剑,手指又迅速的在禅九玉身上的几处点了几下,他才说道:“别紧张,你们若是这样把她送过去,没一会儿就死了,我吊住了她的命,顺便封了她的修为,不用这么紧张了。”

“你混蛋!”

禅九玉那对血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白九,她本以为自己就快死了,但如今白九这么一番动作,却是令她陷入了一个更加痛苦的局面。

刚才还是有修为因为身受重伤没办法使用,但若是恢复一段时间,以她狐族的变化之术,说不定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因为此时在场的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穆桓的真灵境巅峰而已。就算跑不了,也不至于死在一群凶恶的人类手里。

但白九这几指封了她的修为,那救她的性命又有何用?

现在她就像一个弱女子一般,在这么一群修士面前,犹如一个待宰的小绵羊,逃跑是不可能的了,禅九玉很难想象对于她这么一个没有力量,却又稍有姿色的女子能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白九对于她的敌意,只是呵呵一笑,留下了一句话,便带着苦苦开了。

“善恶终有报,假若你心存良善,未来的路还有很长……”

穆桓看了看莫名其妙的白九,而他已经走了,至于妖狐,穆桓伸手摸了一下禅九玉的脸蛋,不由得笑了,对一旁的几个人说道:“去,到竹楼讨些伤药回来,今晚摆酒庆功!”

禅九玉就好像是一个送上门来的大餐,穆桓此时有一种天上掉了个大馅饼的兴奋感,他给予回去向师尊禀报,更何况押着个妖狐,不宜在大街上游荡,便赶快命人离开了。

禅九玉的血眸子盯着白九的背影,却被身后的人踢了一脚。

“别磨磨唧唧的,赶快走!”

她老老实实的被押走了,而白九这边,苦苦用余光看了看身后的几个人,靠在白九的身上走着,口中小声说道:“师父……那个狐狸姐姐好可怜,你为什么还帮这些坏家伙啊?”

白九摸摸苦苦的小脑袋,说道:“哪有,师父是站在公正的一方,从未有所偏袒。”

苦苦噘着嘴说道:“你又骗人!哼,不理你了!”

小姑娘这样,白九也只能苦笑着,一行人悠悠荡荡的随着白九回到了竹楼。

-

-

-

咔咔咔……

“东幽大人,我们……我们……”

那年轻的修士有些畏畏缩缩的作揖行礼,不敢与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