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最近有位姐姐结婚兔子忙着做嫁妆没时间更新跪求原谅(不是我结婚)

#55wx.net
(26+)
纤罗看不见金青云赴死的壮烈,但是她能清晰地感觉到金青云刚刚的动作,察觉到他的气息消失在罡风中,两行清泪滑下纤罗脸庞,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是想要求死而已。

祭魂不死不灭,他大概以为,只有纤罗和他一起自爆才能跟古堡同归于尽……

傅珈蓝愕然看着一切,竟有一瞬不知该作何回应。

金青云消失了,混沌天罡阵还在持续运行,竖立在古堡中央的龙卷风在一股灵力的驱使下渐渐散开,变成一面无可攻坚的风墙。风墙来去无踪,将还在漫天逃窜的祭魂驱赶到阵法中。

风墙围着阵法图腾的边缘形成一个圆形的柱体,像个鸟笼将所有的祭魂关在笼中,而鸟笼的中央是坐镇阵法的纤罗。胸口的剧痛越来越剧烈,尽管心里对这些祭魂抱有同情,但纤罗知道已经不能等了,她必须尽快完成阵法。

想通关节,纤罗凝神催动游荡在空间四周的罡风,指挥着它们聚集在笼子的上空,形成一层厚重的笼顶。

祭魂意识到危险将近,纷纷鬼哭狼嚎起来,刺耳的鬼音震得所有人耳朵嗡嗡响,其中浑身漆黑的莫莉莎最为显眼,这时的莫莉莎已经不能用美丽来形容,漆黑的皮肤布满黄褐色的血管,像粗树根一样盘固在皮肤上。

她狂乱地嘶吼着,没有瞳孔的眸子毫无章节地转动,她试图利用尖利的指甲在罡风汇成的屏障划拉出一道破口,而罡风只是一瞬之间就将她的一双手搅成碎片,漆黑的污血从断口流出,染黑了干涸的土地。

惨叫、怒骂、嘶吼在黑血抛洒中此起彼伏,白色的祭魂忍受不了罡风带来的威压,一头扎进了风墙自我了结,只有莫莉莎仍然在挣扎着。

她眼中传递着恐慌的同时,还有滔天的怨恨,手被搅成了碎片她就用脚去冲撞风墙,脚也被搅碎她就用身躯去冲撞,到最后整个人只剩下半截身躯和一个头颅,可是她依然还在抗争、嘶吼、怨恨。

“当真是痴儿,什么仇怨竟这般执着,拼着灰飞烟灭也不肯退让半步……”千月红捂着胸口轻叹,她不知道莫莉莎的故事,所以无法理解莫莉莎眼里的怨恨。

魂飞魄散的灵体收归冥府后,魂魄还有聚合的一天,但灰飞烟灭的灵体就真的消失于世间。

一旁的白莲花闻言身躯微震,失血过多让她的脸苍白无比,可是当她的目光触及阵法中苦苦挣扎的莫莉莎时,泪水盈满她的美丽的眸子。

莫莉莎的故事她是最清楚的,她在梦里见证了莫莉莎从美丽骄傲的贵族夫人一步步被堡主逼成嗜血杀人的女魔头,堡主的背叛和女仆的算计掐灭了莫莉莎的善良。虽然莫莉莎杀了很多无辜的人,都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错,她不是无法宽恕的人。

想到这,白莲花挣扎着站起身,忍着后背的剧痛一步一步蹒跚着移动。

阵法趋近于完成,罡风形成的牢笼中只剩下莫莉莎,莫莉莎像条黄鳝一样在地上翻滚蹦跳,目光死死盯紧风墙外的一个方向,她一点点挪动着,口中嘶喊着着纤罗听不懂的话语。

“you must die,too!”(你也必须死!)

纤罗没有听懂,傅珈蓝却听懂了莫莉莎的话,他顺着莫莉莎紧盯的方向望去,只看到残垣断壁中躺着一台损毁的留声机。

阵法呼啸着转动运行,空中幽深的漩涡渐渐趋于平息,最终在一道七彩的霞光中消失。漩涡消失,躁动的灵气像是失去了目的,绕着古堡的结界胡乱窜动,七彩的霞光投射在罡风形成的牢笼上,霸道的罡风被霞光照射到那一刻变得安静柔和起来,让受到罡风威压的众人松了一口气。

“no!”

变得温柔的罡风没能让莫莉莎平静下来,她反而更加痛苦地哀叫起来,而古堡的一切在霞光出现后慢慢如尘埃般消散于空中。

罡风能摧毁世间一切邪恶,而这道七彩霞光却能净化世间一切污秽。混沌天罡阵的极致不只是引来罡风,其最终目的就是召唤七彩霞光,罡风没能摧毁的,七彩霞光能将其净化于无。

彼时,莫莉莎趴在地上,她发出嘶哑痛苦的喊声,她的身躯在霞光中一点点被挥发掉,而她对此无能为力。

感受到古堡周遭的一切在消失,纤罗感觉疼痛的胸口没那么痛了,只要莫莉莎和古堡都被净化,杀人古堡这一劫就过去了。

然而,就在纤罗以为事情会顺利结束之际,一道水蓝色的光直直闯进她的阵法,以必死的决心护住了莫莉莎。

纤罗的呼吸在那一刻停滞了,七彩霞光在蓝光闯进来的瞬间消失,混沌天罡阵的阵法图腾在纤罗眼前碎成一块块细小的碎片,失去霞光的照耀,罡风脱去控制,将古堡结界狂轰滥炸一番后也消失了。

阵法相冲了。纤罗苦笑,两次冒险施展阵法改道,两次都侥幸成功,但两次都因为有人闯阵而阵法相冲。

阵法相冲的后果就是阵法反噬,连续遭受两次阵法反噬,下场只有一个。胸口的痛消失,纤罗能感觉到身体的血液在凝固,两行黑血从眼眶滑落,她的视力在一片血红中恢复,她恢复视力看到的一幕就是白莲花抱着莫莉莎哭得声嘶力竭,而此时她已经不能思考,眼看着最后一丝罡风消散于天际,她软软倒在地上,剔透的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